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orocco or island?

 
 
 
 
 
 
 

更懂自己

2017-2-2 20:37:31 阅读22 评论0 22017/02 Feb2

      回看日记能常常看到以前的自己对日后的期待,字里行间都渴望着成长。因为当下那一刻难以迈过去,只有靠“以后”来改变了。这大概是当时自己想脱离现实和逃避当下的最大安慰。

      过年收拾房间时,发现了一只U盘,U盘的抬头是一个我不想触及的名字,花了半小时看完里面的全部,有照片、书信、视频,还有隐藏的日记,这可是整整三年的自己。我想不起在何时何地敲下这些语句,但我知道里面带着泪。原来不管时间过去多久,依然会心疼自己,原来我很早就明白,那时我爱的是不顾一切的自己。

日记里有这么一句话“因為有那么一个人的存在让你觉得你需要变得更好。变得坚强,变得温柔。想要成为被认可的人,所以努力去成为那样的人。因为努力去做了,所以一点一点,变得更喜欢自己,变得更值得自己喜欢”。以前渴望着用成长来改变不如意的状态,时间真的不负所望给了我回应。不同的是现在的自己,只为了自己而改变,哪怕没有这样的人存在。

有个奇怪的现象,身边单着的优秀女性朋友有很多,而单着的优秀男性朋友却很少,女朋友总让我给他们介绍男朋友,可我翻遍整个朋友圈,都拿不出单着的谁能介绍给我的好朋友们,优秀女性似乎都只能等待优秀男性那短短几个月的空窗期了。Q小姐是个家境殷实的留美海归,身高样貌不能说完美,也绝对是个谈吐大方,气质优雅的女性,同是金牛座,我俩的性格十分相似,所以没有太多生活交集的我们依然会才懂得相知相惜,每年见她的机会并不多,但我所知回国几年的她一直都是一个人,是我圈里典型的“竟然还单身”的完美女性,前端时间约吃饭,她终于和我透露之前有过的感情经历,她叹气说:“好不容易遇到个自己喜欢的,为什么,他不喜欢我。”

作者  | 2017-2-2 20:37:31 | 阅读(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

2017-1-29 14:59:16 阅读20 评论0 292017/01 Jan29

    失恋时常问自己,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够好;失意时也问自己,为什么不公总发生在自己身上;恋人离弃、家人离世、理想依然那么的遥远,为什么?常常问,亦常常自省,不折不挠的惰性与经脉筋骨不断较量,可凭着一句“一定要比你好”也会逼着自己不断向上。但细想除了自己一轮一轮的回声,还真的没有谁回复过。那些为什么的答案,就像被冬雪遮盖的落叶,一年一年,越埋越深。

    认识y时,我们还在大学,尽管当时和她已经很熟络,但她大学的男朋友们我还不能一一念名细数,如果说我的朋友圈里谁最玩得,非她莫属,说喝就喝谁怕谁,那时候的她,开心两字比什么都重要,当时就觉得这个女生和自己很不一样,对感情说追就追,拿得起放得下。有人说朋友不能轻易当恋人,最懂自己的人往往能把自己伤得最深,可少男少女们总是不信邪,大四快结束时,y终于和自己四年最好的异性朋友吉尔在一起,那段时间深信着这个最懂自己的人一定是最适合自己的人。可正是这个最信任的人,把抛弃二字演绎得淋漓尽致。突然有一天,没有预兆地微博取关,电话不接,信息不回,哪怕在同一个学校,也消失得无影无踪,y连“为什么”三个字都没有机会说出口。恋爱时连拥抱都包裹着甜蜜,离弃时连分手两字都不屑。吉尔这件事像巨锤般摔在y的心口,人生已有太多疑问缠绕着我们,如果连最信任的人都可以说走就走,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为我们美丽,这不仅是y的问题,也是站在职业生涯和读书时代交叉口的我们的问题。

回校拍毕业照前一晚,我和y一个房间,y说,“我很想和他像还是朋友那样拍个照片,纪念即将结束的大学”,毕竟y的大学四年都是他,可他根

作者  | 2017-1-29 14:59:16 | 阅读(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与孤独并行

2016-7-21 15:52:40 阅读18 评论0 212016/07 July21

曾经读过一句话,“人是孤独的本源,同时生活本无意义,每个人生轨迹均以不同的方式寻求冲破孤独的桎梏”,人本而孤独,懂得接受,心理负担或许会轻一些。我想说的不仅是那种身边寂寥无人的孤独,更多的是对人生意义苦苦追寻未果所带来沦陷内心世界的空白。

       认识一个热爱帆船的妹子,她曾经是我的同事,那妹子刚开始和我一样上着朝九晚六的班,更惨的是她是业务线的,没有提成就只能拿2K的底薪,承担着海岸城商品房的房租和自己业余生活爱好(爱混外国人圈)的全部开销,最难过的时候身边的同事给她借钱。我并不认为当时的她有多优秀,毕竟只能拿底薪的业务员能对她做的评价也并不多。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得以参加一个机构全额报销的出海机会,她决定辞职,真正走向她的帆船之路,那趟出海并不是那种躺在邮轮感受大海与阳光的旅行,而是全凭方向仪掌握动向,掌着陀抛着锚挂着帆,在海上漂泊行驶一两个月的出海。没有人知道接下来的她会变成怎样,她说,她也不知道。

      以前她刚接触帆船那会,也经常参加深圳的训练和团队比赛,我问她,你头发本来比较少,现在头发界限都是白的了,这么晒,脱发可能会更严重,怎么办?她说“对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所认识的她除了每天上班都一副没睡醒或者开会直接睡过去的状态之外就是那种天塌下来也不怕的表情,不是那种坚信自己有能力解决,而是天塌了就塌了,完蛋就完蛋吧那种漠然。每次说起没钱交房租了、晒黑了、脱发了,怎么办这种赤裸裸的问题的时候?我都没敢正眼看她。但只要瞟一眼就能看见她忽然一亮又马上暗淡的眼神。即时那样,又如何。

作者  | 2016-7-21 15:52:40 | 阅读(18)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